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际品牌 > 正文

一个低头族的自白:我被智能手机绑架了 既疲惫又欲罢不能

来源: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:2018-01-01 00:00

腾讯数码讯(红果)据PCMag网站报道,大多数的日子,其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分析师维多利亚o宋(Victoria Song)都会做这样一个梦:把iPhone 7手机扔到万丈悬崖下。她甚至想象着这个价格为750美元(约合人民币4937元)的金属怪物划过空气,穿过狂暴的海面,一直向下沉,下沉到漆黑的海洋深处。当意识到上述这两种情况都不现实后,她幻想着把它丢出窗外,看着屏幕与人行道“亲密接触”后四分五裂。

维多利亚是一名千禧一代,正在受到一种疾病的折磨:技术精疲力尽综合症。

维多利亚知道,她的这种想法可能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。千禧一代被认为是令人讨厌的自拍社交媒体“瘾君子”,离开WiFi简直没法儿活下去。千禧一代宁愿通过相互发送信息,也不愿意与人面对面交流。在绝大多数与千禧一代有关的媒体报道中,他们活着就是为了点赞、表情包。

但真相是,维多利亚怀念没有智能手机的日子,但原因并非是她患有技术恐惧症。事实上,她喜欢能与远在日本的朋友一起玩《精灵宝可梦Go》游戏,喜欢通过欣赏人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老同学通过Facebook Messenger发布的《星球大战8:最后的绝地》中亚当o德莱弗(Adam Driver)结实的身体,不用花一分钱就能打开KakaoTalk,与在韩国的父亲通电话,想想都让人兴奋。

但事情的另一面是,维多利亚在心理上已经离不开手机。过去48小时,她收到来自应用、短信、聊天、电话、电子邮件、Slacks等的逾400条通知,内容包括从儿时好友在Instagram上关注她到机器人吸尘器通知维多利亚它又被绳子缠绕住了,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她曾经在半夜被叫醒,因为IFTTT服务给她的手机发了78条通知——就是通知她已经备份了其所有照片和Discover Weekly Spotify歌单上的音乐。

IFTTT是If This Then That的缩写,使用户的网络行为能触发连锁反应,给用户带来更大方便,其宗旨是让互联网更好地为用户服务。

当然,维多利亚可以关闭所有这些通知,或者对它们进行定制,只接收她认为最重要的通知。维多利亚也确实这么做了。令人遗憾的是,她工作的重要一部分,是测试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设备,了解应用能否像预想的那样发送通知,智能手表能否迅速地接收信息。因此,这意味着每条通知会使她听到两次提示音,一次是在她的手机上,一次是在她测试的可穿戴设备上。

PCMag表示,这是一种会诱发焦虑症的梦魇般的经历,使得维多利亚再也无法专心致致地从事其他活动。即使坐在办公桌前或在影院看电影,也不可避免地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在振动,首先是从口袋中的手机开始,而后蔓延至手腕、手臂。有时,她甚至会出现幻听,感觉自己听到手机和可穿戴设备收到通知的提示音,而实际上这一切是不存在的。

如果维多利亚关闭手机和可穿戴设备收到通知时的提示音,在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里“天下太平”。长时间一直没有使用的应用也可能来刷存在感,发出提示音,好像前任那样提醒维多利亚它的存在,应该再次使用它。

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才是真正重要的。例如,维多利亚堂兄给她打来电话,通知她爷爷去世的消息,或同事通知她有时效性很强的工作需要完成。关键是,你不知道自己已经沉迷于确保不会错过任何重要信息。

对于自己因每当手机发出提示音时伸手去拿手机而浪费的时间,你可能会感到意外。在维多利亚与外界联系的“窗口”只是古老的56K拨号连接时,专注于与互联网无关的活动要容易得多。有限的连接让人感到舒适,她从来不用考虑对其普通的饭菜来说Clarendon或Mayfair是否是合适的Instagram滤镜,她从来不用查找自己不在时朋友从事什么活动的证据,不会像精神病患者那样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。

维多利亚决定成为自己时间的主人,就是方法有些极端。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会“闭关” 数天,把所有可穿戴设备都放到抽屉中,把手机放到她听不到阴魂不散的提示音的地方。

第一个小时的经历,使得维多利亚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着严重问题的“瘾君子”,她不断地考虑自己是否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——后来发现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。但经过一段时间后,心情就放松了。事实是,当维多利亚“出关”后,所有的表情包和消息仍然都在等着她。

两周前的一个晚上,维多利亚到一家剧院看电影。电影放映到约四分之三时,一个人手挥舞着吉他盒子冲进剧院,有人喊了一声“枪”,于是人群四散而逃。

对于维多利亚来说,除生命外,最关心的便是其乏味的iPhone手机了。当她慌不择路地冲过走廊时——心脏砰砰直跳,感觉会被从后边飞来的子弹打死——她知道手机是其一根救生索。如果没有死,她需要借助手机找到朋友,向家人报个平安。有手机在,她可以叫辆Lyft车回家。

在拥挤的人群中,维多利亚丢掉了夹克、包和鞋子,但没有丢掉手机。后来,一名电影观众把她撞倒在地上,手机也因此丢了。虽然当时没有顾上找手机,但维多利亚在心里记下了丢手机的地点,心想还是先逃命要紧,只要还活着,就能找到手机。这是很荒唐的。

在寒冷的12月份的夜晚中,维多利亚光着脚在街道上跑了两个街区。当意识到朋友没法找到她时,她停了下来。没有手机,维多利亚不但打不上车,也没法给其他人报个平安。

后来证明那天晚上不过是虚惊一场,只是一个疯狂的人挥舞着吉他盒子冲进了剧院。一旦了解了这一情况,维多利亚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到手机。只有这样,她才能回家,找到朋友,因为她的整个生活都离不开手机,她的银行账户信息,工作和个人电子邮件,朋友和家人的联系信息都存储在手机中。捡到维多利亚手机的人,会对她有全面的了解,掌握她的隐私。找不到手机,维多利亚不会感到轻松。

维多利亚不清楚这对你、对她,以及整个社会意味着什么。维多利亚知道的是,她被智能手机搞得疲惫不堪,但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它。

来源:PCMag